20180309

大多数时候我都对自己有某种期望,而落差也通常让人觉得失望。

比如这次。我想人们内心有个评价,而我在意这些。非常在意。

细数一下我犯过哪些错呢?虚荣。莫名的比较。嫉妒。冷漠。冷漠是最大的犯罪,我明白。我不明白。几天来心态起伏像过山车,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给人们留下什么印象,甚至破罐子破摔觉得混蛋就混蛋了。然而我还是在意。

我需要某种改变,某种彻底的改变。我一定是厌倦做个好人。我想做个有脾气的人,需要牺牲什么,那就来牺牲吧。我要做个真诚的人。我要做个坦荡的人。我要坚持,要认真地去爱,毫不保留的付出。

我要真诚的做一切事情。

20180302

还是又重置了一遍。之前写的由于没有及时备份也凭空消失。

我意外发现每次重新安装wordpress都会新有一篇【hello world】的文章,于是我打算把它用起来,往后每多出一篇,我就知道,这个时间网站又被黑了。

 

我确定自己,一直都把这种类似复仇的心理带在身上。是的是的,故我已去,今我已落入万丈深渊。

我该怎么正确的看待这件事呢?这真让人头疼。

朋友给我发消息,没有回复。我害怕什么呀。害怕淹没在那些繁琐的你来我往无法抽身的消息海洋里,是阿,你这次躲过去了,但你还是要找一个时间解释些什么。“抱歉睡着了”“刚刚在吃饭”,你还是要转过头来面对这些,那你又怎么逃避呢。

我还耿耿于怀YQ的事情,我也发现当我对一个人失去信任的时候,连多说一句话都不愿意。我固执地认为,你此刻放弃我了,就是永远的放弃了,是几年前CXY事件留下的后遗症吗?

我对所有这样的人怀抱复仇心理,尽管我觉得对我来讲这种事情不足为怪,但仍然为我偶然为之的虚伪感到惭愧,必须承认我人格残缺的部分。是吧你看,我有时卑鄙极了。

想联系朋友,比如ZXM,比如WYJ,比如CZ ……

为我找到新伙伴自己受到冷落而吃醋,我那时缺乏同理心,大咧咧觉得没问题,后来他在某同学给我做的生日祝福里向我道歉,但我明知道是自己对不起他;同桌,记得我俩怎样搞怪,然后他怎样被我带得不正经起来,我那时网名一直是“神经病也是传染病”;初中吧,智能手机风潮,所有人都梦想着有一块触摸的大屏手机,然后暗地里攒钱,他说“我攒钱的时候,为了一毛钱我也能跟你争到头破血流”…

故事呢,总是说着说着就伤感了,就因为“物是人非”四个字,想必他们也早起了大变化,只要看看我这几年的变化你就会相信。我又该怎么向他们提起话头,重提旧事其实实在无聊,最后也多半以“有时间一起玩啊”“改天一起吃饭”结尾,这不是敷衍吗?这不是虚伪吗?

我时常惊讶发现自己会为一些不值得的东西暗暗较劲,比如面子,我在这上面吃了多大苦头呀。要是能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跟别人比较,情况应该会好得多,但是人嘛,好了伤疤就忘了疼,不足怪。

我应该做些什么了,振作起来,不能乞求救赎降临到头上,要自己去寻呀。

2018/1/19

原因无非是又看到些相关的信息,我奇怪的能力是总能将本来无关的东西扯进来。

后来缘由记不起,就不了了之了。

 

要再重新想一遍的话,我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而且事实上你也看到了我的自责,如果你细心的话。

 

因为父母想让我剪短发,所以不想留短发。

所以是不是 叛逆 本身比头发长短更重要呢。

最后还是剪短了。

长头发的想法再总结,毫无疑问指向了哪里。

我被彻底的困住了。

 

我想太多了。

头疼,恩。

域名还差5天到期,续到下年。

支付宝还剩77块钱。

又去翻微博,还觉得幼稚。

剧情反复看,想自己,该如何是好呢?

记起木心说,“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世界呢分钟:

“我依然认为 草根不是民主 草根是庸俗 很庸俗
说白了 就是网民 网民当然是国民 无耻并热闹”

沉默是人生的真相。

 

算了。

 

关于父母

又差点跟我妈吵起来,说“吵”或许也不恰当。

她凭自己的意愿,无论是自己想到的还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试图对我的未来进行一些干预。

我想常常这种控制会带给她一些安全感。我自然明白,她是真的为了我好,但是又同我所说的,父母的爱大多盲目。

“考公务员的书你记得看啊!”“你确定去XX了?”“公务员以后多好找媳妇,稳定,面上也好听。”

我对公务员确实是有一些偏见的,刻板无聊,我不想二十几岁就陷在这样的泥潭里。所以我几乎是本能的反驳“好听有什么用呢?我又不喜欢做!”

我爸听我语气有点急了,大概是怕我生气,赶忙对我妈说“你快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去”,她朝我爸回几句嘴,还是站起了身子,跟我说“那你自己爱做什么做什么吧”。

几次我有针对的对她的反驳最后都收到了这样的回应,听来还是不甘。

但我内心其实挺伤心的,家人本来应该是自己最后可以依靠的地方,她的话听起来却感觉要将我抛弃了。

 

将来要做什么工作呢?我也实在不清楚。

问题是,我有没有勇气,或者信心做到那个程度,比如工程师,还是一辈子默默无闻做一个技术员,一个小螺丝。

问题是,我对编程感兴趣,但我从来没有真正编过什么东西,所以我又是否真的感兴趣呢?

我总是在这样的事情上徘徊犹豫。

 

对未来有过很多幻想,“big house,fancy car…”之类,所以,其实归根结底我还是世俗的。

但是有了房子有了车子就真的快乐了吗?真不一定。

可能让自己忘掉房子忘掉车子的工作才是我真正追求的吧。

我回来啦!

我又回来了,终于。

消失的日子里我做了什么呢?

在豆瓣写了几篇日记,买到Nikon FE2作为给田同学拍照的设备,放弃考研,找到工作…

感觉发生了很多事情,可真要说,却不知道说什么。

这个网站,我计划会一直更新下去,如没有意外情况的话。

 

我唐突的将它重新建了起来,一时间竟无所适从。

2018年,安溥要回归了。不定时从聊成娱乐收到她的电子邮件,繁体字实在耐不下性子来看。

但还是常常能从中感到力量:

愿你收到信的此刻是深夜或一早,
潮湿冰冷的气温中,
我想深深祝福你和你生活里的这一天。

不用只能渴望顺遂精彩,
但能拥有着一份使你还愿意活在寻常里的原因,
无论那有时是愤怒,卑微,得意或迷惘,
那个原因还能有时大过这世界,
于是有时留你下来度过顺逆,陪着你去看悲喜。

祝你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