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cidence.

凭着记忆把这个词愣是敲了出来。

今天听的是孙燕姿。我对于她的回忆可以追回到小学吧,第一首歌是《绿光》无疑了,那时还蹩脚的模仿其中的英文rap,觉得酷毙了,在小学校园里自己搭的秋千上循环听。

同村朋友在国外工作的爸爸给他带回来一部MP3,也大概是同学里最高级的电子产品了,那时的内存还只有128M。为了蹭来听,软磨硬泡,买巧克力糖收买,最后才会答应借几天,听完后还一定要换上全新的五号电池完好无损的送回去,期待哪次可以再借来。当时听的就是《绿光》。

听《我不难过》,在评论区看到词作者杨明学的故事。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除了给这首歌写过词,还给王菲的《旋木》作词并出演了MV里的男主角。2004年24岁的他因为肌肉软组织肿瘤英年早逝。又非常巧合的在默默更新的公众号里知道他还是徐熙娣的好朋友。我回去看康熙的Cut,吴克群唱完这首歌后,小S开始抽抽搭搭抹眼泪。

蔡康永问是因为想到杨明学吗?她说认识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但还是经常想着到外面去玩一玩,所以她就跟朋友带他推着轮椅去KTV唱歌,“用他生命最后的力量去感受人生”。而且至今每次去唱K的时候都要点王菲的《旋木》,蔡康永问说那在MV里看到他不是会更想哭吗?小S说“因为我觉得人走了你不能刻意为了怕自己难过然后就故意避开,你应该时时逼自己去想念他,然后看他,这样他在天堂才会知道我们没有忘记他”。

我想,以前在网络上经常看到诸如“没有在深夜痛苦就不配谈人生”的字眼,也惯常的投以冷嘲讲矫情。但因为想念着一个人流下泪来,实在很感人,也就转而觉得自己轻浮了。

《Coincidence.》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