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3

接近下午三点了,听的还是勃拉姆斯。

年关将近,又起了“总结”的念头,偷偷翻着微博,才知道自己要写些什么来说明这一年我其实没多少长进。我可能还是对自己没有考研这个事情感到遗憾,但是仔细想就算真的读研究生,我会获得更多吗?很大程度上未必,所以遗憾是遗憾,但也不后悔。

我有这样的想法,“比较”这个词首先跳到脑海里。微博能透露的信息其实有限,我所分享的人类的偷窥欲望到底没能让我真的“窥”到什么东西,“偷”倒是轻车熟路了。我记得曾经说过吧,请原谅我又要重复了,事实上我比我以为的更难以释怀点,我痛恨自己的冷漠,对于对所有人造成的伤害,无法言喻的焦虑痛苦,我非常想和解,至于为什么这样,就想想为什么那么多人需要“忏悔”呢?尽管没多少人真正做到过。

决裂后我仿佛疯了一般猛地一头扎进了海底,从此真的没什么朋友了。我害怕我以后都将活在一种可怕的阴影里,这可怖的黑暗吞没我,我如何做呢?

又有非常强烈的想被理解的冲动,我是如何做出决定的,我怎样想该说那句话,我的心情,我如何在该沉默时滔滔不绝地讲话,我怎样用颤巍巍的声音说“我喜欢你”,我怎样拥抱,我的心跳,我在什么时候会落泪。

亲爱的,我如何做呢?亲爱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