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想认真写点啥,就是写不出来。每天心里思考的如果零零散散凑起来怎么也得个几千字吧,但是一旦屁股坐到椅子上,手脑并用的时候,就什么都忘了。

工作。记下来的是,这是一份能够产生成就感的职业,当然这么说就有点不负责任,什么行当不让人产生成就感呢,除非你所从事的是不喜欢的吧。就拿编程来说,我觉得,很多人其实并不真的是那么喜欢,碰巧这是个需要程序员的时代,又可以不那么困难就拿到比较高的薪水,也算是个交代,所以他们顺理并心安理得的选择当一个程序员。可是我觉得,虽然这么想很偏激,如果不是对技术痴迷的话,所做的不过是重复劳动而已。如果我做的你也能做,如果我能够这么轻易就被取代的话,我存在的意义在哪里呢?至少不应该是给数据库增加几行重复的代码这样吧。

有点扯远了。其实我也是一直不能够准确的定义自己,我不知道做硬件这是不是个在我经过深思熟虑后仍然坚定的选择,就目前我所处的焦虑状态来说,如果做的是软件想必痛苦程度有增无减。当然也跟我的水平有关,也跟我的性格有关,每天要提醒自己几句不要太玻璃心太敏感,大家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不要太在意别人说的话做的事是不是有意针对自己,即使是这样,已经这样了,恐怕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所以怎样都是只能先接受。就,根本来说的话,还是我太弱鸡了。

好像是因为很长时间都没有认真对待过「学习」这件事吧。不知道是性格影响了心理,还是心理上的不作为导致了性格的古怪。我还是每个周末坚持背着相机出去,有时在学院里面走,或者在大小商店门前驻足观望,总觉得,总会以为我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一样,有些真是很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真好。真实生活里我很怕那些活得非常阳光非常正能量的人,因为见识过自己的阴暗面,其实觉得可怜,我也可怜吧。

今天是双十一,哦,我才发觉其实我很少想起几年前这之后发生的事了。我尽力说服自己没有在进行自我欺骗,事实上如果归结起来也还是自己太过敏感,现在还是这副德行,和不爱搭理人的臭脾气。我很少对人产生什么好感了,但挺喜欢当初一起实习的“小平同志”,我还是那句话,真诚是最重要的。我喜欢他的真诚。

我给家里买了鞋,近几年来开始给他们在网上购置东西以来,几乎全部都是鞋子。想起前几年疯狂买东西的时候,当初心里也知道赚钱不容易,但是总归没自己完整拿过多少钱,张张嘴就可以得到生活费的时间里,虽说偶尔也会愧疚,但这愧疚是很廉价的,花钱的快感很容易麻痹自己。真正的完整拿一份工资后,觉得这点钱够做什么呢,欲望是很可怕的,今天还在想,现代人被媒体被网络吊起的胃口何其大,我们以为我们喜欢的是风格,以为有自己的品味,以为我们特立独行,其实这个风格早被定义好了,这个品味也足够庸俗。就像那些年轻人的穿着,乍一看都很好,但都很无聊。

我越来越像个神神叨叨的老年人。今天饭否关注了一个已经大概有六十岁的奶奶辈的人,很爱看她发动态,非常温和,觉得这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该有的样子,足够理解足够宽容。

工作上烦恼居多,人际关系一如既往差劲,自以为的。既然认定了这条路,就该先硬着头皮走下去看看,不要抱怨不要犹豫。爸爸妈妈,我是个努力工作的年轻人,没有时间谈女朋友,你们可以理解吧。

(嘻嘻,上面最后一句其实是借口)。

这之间由肖斯塔科维奇换到勃拉姆斯了,还是勃拉姆斯适合写东西的时候听。

今日早睡。

《1111》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