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

周末。

上午照例背着相机,骑自行车在周围的马路上晃。在一片高楼间有一大块地正待开发,零星的几个挖掘机在吭哧吭哧的工作着,土路上坐了好几个晒太阳聊天解闷的奶奶,周围全是翻过的土地,像极了贾樟柯电影中惯常的景象。这是个在新闻报道里全力发展的城市,像所有无聊的记者都会讲的那样,拔地而起的钢筋水泥丛林。我有那么几个瞬间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感到十分疏离和漠然,或说冷血罢。

已经很难做到随意感动了,与身旁所有打交道的人都尽力保持着距离,也不知道是学聪明了还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同事有点变化,但还是偶尔觉得不舒服,或者不是我们几个人的问题,本来就有天生不合拍的人吧。我仍然觉得自己保留了学生时代的一些观念,难以解释清楚,但又觉得似乎工作和学习之间也没有明显的界限,除了与人交往还是让我倍感压力外,我没有很好的能让自己坚持学习的动力。

在空闲的时间看手机kindle渐渐成了我的消遣,每天要蹲几次厕所,偷闲玩手机或者看书,其实也像任务一样,因为周末就什么都不想做了。这个城市让我感到乏味,或许未来的几十年我都将如此度过,不敢想象。在文化宫那走着,一位父亲和女儿坐在路旁石阶上吃东西。看一些打扮时尚入流的男女生们感到非常痛苦,潮流或者是个伪概念。我不知道。与主任的关系好像很微妙,有时候很怕他问我些答不上来的问题,我知道自己不行了,那种紧张局促真是让人难受。的确很讨厌这种氛围,我要努力先把自己武装好。

在宿舍熬到五点多,出门把胶卷寄出,然后买了热菜和油饼吃,现已饱腹。

草,我写的真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