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wrong with U?

曾一起打球的朋友们今晚聚餐,拉我去。我工作还没完成,想到过去大概会玩的扫兴,也算是不想碰这样场面的借口吧,推脱说加班,其实是真的。但我之前答应队长要过去的,这就食言了。真正的原因是,我感觉自己一直扮演了若有若无的角色,其实我也才打了一场而已,后面回科室后,我也是这脾气,像是完全隔断了一样,没有在群里说过话。自认没什么存在感,大概聚一起也插不上什么话,离场总好过尴尬吧。

近期对自己跟人打交道的方式方法很是感到折磨,不知道做得对不对,也知道总会有人不乐意,但虽然骨子里想让所有人都认可,实际却什么也做不了,笨手笨脚的。

然后因为工作,我觉得我完全脱节了,跟这个世界。

先不说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