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傻逼

这个名字吧,只可意会。

很早就觉得语言作为表达工具其实传递的信息极其有限,即使知道那么强烈的输出会让自己产生一种快感,但我还是常常陷入不可描述的境地。

那天躺在床上又在想这件事,想完整的把我们之间经历的梳理出来,看看到底我在那些地方做错了那些事情,但是回忆起来发现根本串不起一个可以经得起推敲的故事,只剩下零零散散的片段飘在脑海里。

我有几点不能接受以至于现在不能释怀的事情,一个是你竟然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一样继续学习生活下去,尽管让你受挫并不是我的初衷,但看到你一切都好,我怎样也有些不甘心,心理上我阴暗至此;另一个当然是所有做过的蠢事情每一天都让我觉得自己原来如此傻逼,比如谈音乐,比如字里行间引用些什么名言警句或者网络上的漂亮文艺话,我他妈的竟然说过我在黑暗里待久了所以没办法照亮他人这么傻逼的话你能想象,比如装酷,所有这些我曾做过的现在由衷的让我感到恶心。

我很高兴我的大学同学们都至少保持了那份纯真和朴素一直到毕业,我没能做到,我不能像他们一样大剌剌的开玩笑说什么自己是东北李钟硕(没有鄙视),我很羡慕他这份自信,但是我不能。我不能想象在说完这句话后有谁在背后偷笑我,我必须保持自己的良好形象,要维持这个形象我必须谨慎认真的活着。

对于我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他们对我的看法常常超越某种高度压迫着我,这也可以解释讨好行为的由来吧。我强烈反差的做态尽管表现上不那么激烈,但一定也是暴躁的一种,这是遗传得来的吗?而且我表里不一,是的,我以前常常掩饰,然而这并不是我的本意。发现自己越来越轻浮,认真点说,我其实不喜欢你,这是一个令我痛苦的事实,何以这么久我紧抓着你不放呢?大概是潜意识的一个出口。事实上这是一份非常被动的依赖,我从一开始就是被拖着走的,心理学上讲小时候缺爱不觉得,长大后会对强制性互动上瘾,进退失据,尽管这次我在表面上并没有很无礼或过激,但实际上是彻底的失态了。

我不知道自己写这些有什么用,即便作为日记,日后看到此处重新回忆起来恐怕也只能是更烦恼,作为一种记录它也只是忠实的记录了我当下的看法,尽管我已经不止一次这么想以及这么写了。三年级的这件事情,尽管现在想来所指已经很模糊,但是从那开始,我整个人一直都是一种破碎的状态,而且后来我又发现自己更多的嫉妒虚荣让我掉落到一种陷阱里,这陷阱太狡猾,我甚至一直都未感觉到。

需要勇气来进行自我的重构,不仅是抛弃那些固有的自身的束缚、他人看法的绑架,更多是一种思想上的升级,我怎么认识自己呢?我怎么接受自己这些缺陷而认真的走下去?认真是必须的,我想应该开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