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5

开完年级大会约着胖子去北门买西瓜吃,记起以前家里有西瓜的时候总是很不以为意,仿佛理所当然一样。后来,或许是在谁的影响下,我对西瓜产生了一种非常特别的情感。不再种西瓜后家里也是靠着别人送才吃的到,而现在,西瓜分明成了我最喜欢的一种水果。

经过路旁的一排树走在校园里的十字路口上时,被提醒说衣服上落了一个飞虫,我看了下第一时间想拍下来,走在前面的胖子拍了这张照片,挺喜欢的。

我这么一个对做人经常感到绝望的人,竟也有十分不甘和虚荣的时候,常常令我感到困惑。我承认我是做过那些事情,我承认现在我还是停不下来继续做那些事情,但是我内心挣扎极了。我矛盾极了。我想在别人那里留下一个好印象,事实上我几乎疯狂的想要达到这样的目的,但是我在某种程度上对人的失望注定了我不会被理解的,自暴自弃又怎么谈这件事呢?太难了。可做人无论怎样都要被人误解的呀。

谁懂我的冷漠谁又懂我的热情呢?回到谁的问题上,我那些所作所为又近乎是一种表演了。 每天都有无数个阴暗的想法积聚在心中,像嗜血的虫子,一点点将我的血液吸干。我在两极间徘徊,最后臣服在潜意识脚下,表演蹩脚怪诞的笑话。

我没有非常恨你啊,我一点都不恨你,但现在因为你我都搞不清自己是谁了,我是谁呀。你又怎么做到这些的呢?你怎样让我把冷漠挂在脸上,把欲望刻在心里,在自得的时候又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的不堪,你怎么做到的。

我始终还是觉得,做人呢,最重要的是真诚,我一遍遍的强调这点好像我真的理解一样,其实我一点也不真诚。我认真的想过,我能放下这件事,也就是通过“算了”这两个字。我始终不能原谅你,当然我也原谅不了自己当初的懦弱,尽管现在我也还是一点改变都没有。我想勇敢一点,我想再真实一点,我想我能够不再把那些表面的东西看的那么重要,我想我能够认真的理解每个人,我想我可以爱每个人。

Miss You So Much…

《20180615》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