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

听文雀。

这些天陆陆续续存了好几个草稿,每次都是打字到几句话就觉得词穷了,倒也不是想不出什么漂亮话,就觉得其实没什么可以说的。生活乏味,再重复的怎么讲也都是陈词滥调。五月底落日飞车在潍坊的小型演出,我犹犹豫豫还是没去,想到看欢愉的人民蹦蹦跳跳而我挤在中间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局促,算了,不如在宿舍看个电影来的舒服,何况还得赶火车找演出酒吧,我那时候真的很颓了。

人对于自我形象的着迷在我身上体现尤为明显,我一直囿于自己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的圈套,然而实在不能自拔。心痛这个词在我看来还是过于矫情了,我由感性变理性的过程里丢掉了不少东西,其中之一便是共情的能力。可其实我也一直都希望人们都更好啊,希望她能幸福,可到现在我依然压制不住的愤怒,又如小偷般做无聊的把戏。我一直受良心的谴责,她大可以无所谓的大声嬉戏打闹,于我真真是一种耻辱了。

就找自己这件事来说,需要某种平衡,过于沉溺内心世界会击败一个人。

那么又如何呢?崩坏重建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勇气了。

“真诚本身就是道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