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9

做很长很长的梦,觉得在梦里经历无数的事情,可醒来发现也不过刚过去一个小时。

我是偏激的吗?我是否有足够的耐心听一个人讲话,是否能忍受一个人滔滔的谈论自己?我对自己的认识是否有中心,我是否诚实的忠于内心?我是否真诚,是否对人全心全意?(我承认我十足自私)

我是否了解爱,是否热切的盼望,是否决绝的放弃?我是否勇敢,因为只有勇敢的人在真实的面对这个世界。那么,我是否太过沉迷于内心世界与自我关注,是否对周围人冷漠?

我是否有正确的价值观?我是否理解“正确”这个词的重量,是否清楚区分是非的界限?我是否有足够坚定的原则并坚持下去?我有热爱的事物吗,我是否足够了解它?

总是,提出一个问题比回答一个问题更重要,而我们往往忽略这一点。我们太急于要一个答案了,像考试的标准答案那样,我们努力的靠近它,仿佛我们追求的是真理一样,可那不过是文字垃圾。到处是垃圾。我们忙乱地伸出手去想抓住任何我们可以抓住的东西,使那可怜的生活增添几分姿色,可是,屎也是有颜色的。于是到处是垃圾。

文字是垃圾(就如我当下在写的),印刷纸张是垃圾,图片是电子垃圾,那可怜的人呀,那洋洋自得的人。我试图嘲讽,我是否有资格?

答案像一个身体上的伤疤,总是在得到暗示时才想起它的内容来,想起我们经历的那些事情。纪念品,礼物,贺卡明信片,真正可以爱的事情总是在眼前,可以爱的人也在眼前,可我们总是忽略,以为伤疤消失了,以为答案要到远方去寻找。

我又足够专注吗?我是否虚荣过头,是否犬儒,是否追求享乐追求存在感?

选择总是很困难,在当时觉得无从下手,后来发现真正可以把握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爱也如此,恨也如此。

《20180509》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