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北京!

几天来在豆瓣上看到很多关于北京如何的讨论,而实在有赖于北京特殊的存在,讨论已经够多了,我耐不住也硬要来插一嘴,倒不是要站队或怎样,只想聊聊我所了解的北京。
起因大概是钟螺老师作为魔都土著把在京七日的所见所闻写成了日记,《再也不去北京了》。回头翻看日记已经没了,螺老几条动态里“消灭”一词出现频率颇高,可以想见北京给他老人家造成了多大的打击。我所留存的螺老对于北京精彩爆表的总结性比喻也找不到了,大家体会一下吧。
除了作为全国首都,北京所享受到的无论是文学或是摄影或是绘画的各种资源上的便利外,我想不到它还有哪种魔力源源不断吸引着年轻人进这个泥潭,当然,那里还有领先全国的高等院校和教育资源,但是稍微了解深入一点的人就该明白,意识形态是怎么把他们中的大多数给塑造成国家机器的。
北京好吗?当然好啊,北京的好是目空一切的好。2017年底北京那场轰轰烈烈的清理运动,端传媒很形象的给这件事以及之后的一系列事情起了一个专题名叫“北京切除”,那些群租房里、地下室里的为了生存艰难维持的人们,被官方用暴力手段大规模驱逐。你看“切除”一词用得多好,仿佛我们就是多余的,而在他们眼里或许真真的就是如此吧。
我很清楚记得华涌在被推倒的废墟里驾车采访的画面,被下了最后撤离日期的非京籍百姓紧张的整理着自己准备带回家或者不知道哪里的行李,那些商店饭馆的招牌随便怎么放着,玻璃门上厚厚一层尘土,其中一个将要离开的人说的是:北京不是属于我们普通百姓的北京。而这群被“切除”的人们也被官方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低端人口」。
「低端人口」就好了吗?不行。有人会问,北京大量的基础服务都需要这些「低端人口」的存在,把他们赶走了,北京还能继续良好运转下去吗?官方自有办法的。此低端人口非彼「低端“外来”人口」,外来人口离开后,那些缺口,自然有「低端“本地”人口」填补上来。为了维持北京城市规模的发展速度,这个想法多么高明。
这些清理运动还在陆陆续续进行着。过去一年里,北京常住人口自1997年来首次出现下降,而在欧洲被极力保存的小市场,被视为“低端产业”,从北京大规模消失。除了「低端人口」,400多个花市菜市也被切除了。
如果你多年前去到这儿,七天以上你可能要被查暂住证,没有吗?强制遣返。我很难理解这些规章制度的制定者是怎样的想法。听老罗的音频时他在培训课上说:理论上在我这上课的不是北京户籍的同学,来辆警车可以直接带走了。
了解了这些,我就很难再对那些赞美北京的言论感到认同了,像常常谈到的北京的“包容”,我想它的“包容”也是有条件的吧。在强行剥削中国其他地方的经济,政治,学术,文化资源的前提下,怎么不也得退一步展示下优越性呢。
去年七月底我去北京待了几天,住在五六环往外吧,每天早晚随上下班高峰乘地铁,人流进出像是大喘气,满眼是疲惫,当然我自己也是。南锣鼓巷一水儿精美商店装修讲究,看起来营业倒是不错,但诺大的北京城,容不下花鸟菜市这些真正生活着的地方,难道不是一种架空吗?
我尽力不要让自己显得像个傻叉愤青,但碰到这样的事情又真的很难不伤心气愤,可能也是情绪多于理性聊这么一嘴。事情就是这样,我不是北京人也没真的在北京待过多久,观点难免有偏颇,本身我对北京也没有什么感情所以无所谓,倒怕伤了对北京抱有很大希望和寄托的朋友,但是,也没有办法。祝好吧。

陀飞轮

好久没来,像一个很久没到家乡的浪子回家一样感到亲切。

之前新开了公众号,于是自然而然就把这冷落了,像对待一个不再吸引自己的恋人一样。想想也曾沉迷于豆瓣知乎这些社区记录一些东西,更仿佛自己有三妻四妾般,但这里到底还是归宿。

我又回来了。

今天感觉比较乱,还是觉得通过写东西才能静下来,而且难得我下班这么早,不能再浪费掉。

今日科室同事结婚,我想想决定不去凑这个热闹吃这顿饭,不过因为同在一个方向,而且我一口一个姐啊姐啊的叫着,还是觉得有点不合适,但心意已定没办法,我在微信上跟她解释,不知道她是真的认为我有事还是早看穿我那点小心思,也只能这样了。

下班前又跟她说这件事,我想啊,大概是因为说了太多话吧,而我又对自己的表达极度不自信,觉得,这真是成长的阵痛。我从学生到社会人的转变,竟然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因为交份子钱,我怎样找借口满脸堆着笑掩盖害怕众人围坐扯无聊玩笑的惶恐,我一想到在饭桌边坐立不安怎样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对,干脆还是不去了吧。

而这真的只是我自己的原因。

我曾在毕业时安慰自己的,工作后可以和以前的朋友多多见面聊天吹牛逼到现在也还没有实现,我发现真的能吹牛逼的朋友没有几个啊,大家都在忙自己的生活,之前找我借钱的朋友,我说服自己他是真的有困难,而他那时斩钉截铁告诉我什么时间一定还的时候,我是真的相信他啊。至于后来他又打来电话向我说自己的困难,他曾经是我的朋友,但是我真的很难再伸出援手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变成了那种混蛋。

上面的文字看下来,“真的”两个重复太多遍,我可能太需要倾诉了。

工作相比之前轻松,我指的是心理上的,事实上单纯的困难并不能击败一个人,自我否定才是,当你一遍又一遍怎样也做不好一件事情时,由不得你不怀疑,我真的适合这份工作吗?当然我依然还是加班到很晚,相对于其他科室的人来说,而且与过去相比实在已经算早了,这是在自己的个人生活时间被极度压榨的前提下,我所做到的。

心情有点down,今天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