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北京!

几天来在豆瓣上看到很多关于北京如何的讨论,而实在有赖于北京特殊的存在,讨论已经够多了,我耐不住也硬要来插一嘴,倒不是要站队或怎样,只想聊聊我所了解的北京。
起因大概是钟螺老师作为魔都土著把在京七日的所见所闻写成了日记,《再也不去北京了》。回头翻看日记已经没了,螺老几条动态里“消灭”一词出现频率颇高,可以想见北京给他老人家造成了多大的打击。我所留存的螺老对于北京精彩爆表的总结性比喻也找不到了,大家体会一下吧。
除了作为全国首都,北京所享受到的无论是文学或是摄影或是绘画的各种资源上的便利外,我想不到它还有哪种魔力源源不断吸引着年轻人进这个泥潭,当然,那里还有领先全国的高等院校和教育资源,但是稍微了解深入一点的人就该明白,意识形态是怎么把他们中的大多数给塑造成国家机器的。
北京好吗?当然好啊,北京的好是目空一切的好。2017年底北京那场轰轰烈烈的清理运动,端传媒很形象的给这件事以及之后的一系列事情起了一个专题名叫“北京切除”,那些群租房里、地下室里的为了生存艰难维持的人们,被官方用暴力手段大规模驱逐。你看“切除”一词用得多好,仿佛我们就是多余的,而在他们眼里或许真真的就是如此吧。
我很清楚记得华涌在被推倒的废墟里驾车采访的画面,被下了最后撤离日期的非京籍百姓紧张的整理着自己准备带回家或者不知道哪里的行李,那些商店饭馆的招牌随便怎么放着,玻璃门上厚厚一层尘土,其中一个将要离开的人说的是:北京不是属于我们普通百姓的北京。而这群被“切除”的人们也被官方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低端人口」。
「低端人口」就好了吗?不行。有人会问,北京大量的基础服务都需要这些「低端人口」的存在,把他们赶走了,北京还能继续良好运转下去吗?官方自有办法的。此低端人口非彼「低端“外来”人口」,外来人口离开后,那些缺口,自然有「低端“本地”人口」填补上来。为了维持北京城市规模的发展速度,这个想法多么高明。
这些清理运动还在陆陆续续进行着。过去一年里,北京常住人口自1997年来首次出现下降,而在欧洲被极力保存的小市场,被视为“低端产业”,从北京大规模消失。除了「低端人口」,400多个花市菜市也被切除了。
如果你多年前去到这儿,七天以上你可能要被查暂住证,没有吗?强制遣返。我很难理解这些规章制度的制定者是怎样的想法。听老罗的音频时他在培训课上说:理论上在我这上课的不是北京户籍的同学,来辆警车可以直接带走了。
了解了这些,我就很难再对那些赞美北京的言论感到认同了,像常常谈到的北京的“包容”,我想它的“包容”也是有条件的吧。在强行剥削中国其他地方的经济,政治,学术,文化资源的前提下,怎么不也得退一步展示下优越性呢。
去年七月底我去北京待了几天,住在五六环往外吧,每天早晚随上下班高峰乘地铁,人流进出像是大喘气,满眼是疲惫,当然我自己也是。南锣鼓巷一水儿精美商店装修讲究,看起来营业倒是不错,但诺大的北京城,容不下花鸟菜市这些真正生活着的地方,难道不是一种架空吗?
我尽力不要让自己显得像个傻叉愤青,但碰到这样的事情又真的很难不伤心气愤,可能也是情绪多于理性聊这么一嘴。事情就是这样,我不是北京人也没真的在北京待过多久,观点难免有偏颇,本身我对北京也没有什么感情所以无所谓,倒怕伤了对北京抱有很大希望和寄托的朋友,但是,也没有办法。祝好吧。

陀飞轮

好久没来,像一个很久没到家乡的浪子回家一样感到亲切。

之前新开了公众号,于是自然而然就把这冷落了,像对待一个不再吸引自己的恋人一样。想想也曾沉迷于豆瓣知乎这些社区记录一些东西,更仿佛自己有三妻四妾般,但这里到底还是归宿。

我又回来了。

今天感觉比较乱,还是觉得通过写东西才能静下来,而且难得我下班这么早,不能再浪费掉。

今日科室同事结婚,我想想决定不去凑这个热闹吃这顿饭,不过因为同在一个方向,而且我一口一个姐啊姐啊的叫着,还是觉得有点不合适,但心意已定没办法,我在微信上跟她解释,不知道她是真的认为我有事还是早看穿我那点小心思,也只能这样了。

下班前又跟她说这件事,我想啊,大概是因为说了太多话吧,而我又对自己的表达极度不自信,觉得,这真是成长的阵痛。我从学生到社会人的转变,竟然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因为交份子钱,我怎样找借口满脸堆着笑掩盖害怕众人围坐扯无聊玩笑的惶恐,我一想到在饭桌边坐立不安怎样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对,干脆还是不去了吧。

而这真的只是我自己的原因。

我曾在毕业时安慰自己的,工作后可以和以前的朋友多多见面聊天吹牛逼到现在也还没有实现,我发现真的能吹牛逼的朋友没有几个啊,大家都在忙自己的生活,之前找我借钱的朋友,我说服自己他是真的有困难,而他那时斩钉截铁告诉我什么时间一定还的时候,我是真的相信他啊。至于后来他又打来电话向我说自己的困难,他曾经是我的朋友,但是我真的很难再伸出援手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变成了那种混蛋。

上面的文字看下来,“真的”两个重复太多遍,我可能太需要倾诉了。

工作相比之前轻松,我指的是心理上的,事实上单纯的困难并不能击败一个人,自我否定才是,当你一遍又一遍怎样也做不好一件事情时,由不得你不怀疑,我真的适合这份工作吗?当然我依然还是加班到很晚,相对于其他科室的人来说,而且与过去相比实在已经算早了,这是在自己的个人生活时间被极度压榨的前提下,我所做到的。

心情有点down,今天就这样吧。

 

20181223

接近下午三点了,听的还是勃拉姆斯。

年关将近,又起了“总结”的念头,偷偷翻着微博,才知道自己要写些什么来说明这一年我其实没多少长进。我可能还是对自己没有考研这个事情感到遗憾,但是仔细想就算真的读研究生,我会获得更多吗?很大程度上未必,所以遗憾是遗憾,但也不后悔。

我有这样的想法,“比较”这个词首先跳到脑海里。微博能透露的信息其实有限,我所分享的人类的偷窥欲望到底没能让我真的“窥”到什么东西,“偷”倒是轻车熟路了。我记得曾经说过吧,请原谅我又要重复了,事实上我比我以为的更难以释怀点,我痛恨自己的冷漠,对于对所有人造成的伤害,无法言喻的焦虑痛苦,我非常想和解,至于为什么这样,就想想为什么那么多人需要“忏悔”呢?尽管没多少人真正做到过。

决裂后我仿佛疯了一般猛地一头扎进了海底,从此真的没什么朋友了。我害怕我以后都将活在一种可怕的阴影里,这可怖的黑暗吞没我,我如何做呢?

又有非常强烈的想被理解的冲动,我是如何做出决定的,我怎样想该说那句话,我的心情,我如何在该沉默时滔滔不绝地讲话,我怎样用颤巍巍的声音说“我喜欢你”,我怎样拥抱,我的心跳,我在什么时候会落泪。

亲爱的,我如何做呢?亲爱的。

请假

今天周六,请假了。下午回家。

昨天妈妈给我发微信说家里那边的马路修好了,下午回去的时候可以去接我。我想到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我的工作如何不顺利,虽然明白也是自己问题多多吧,但总归是想得到些安慰,直看到这句才有点绷不住。

不喜欢麻烦别人,对爸爸妈妈也这样,以前从学校回家或者从外面回去,也都是一个人默默走到家里,尽管多数时候他们会说到时候我去接你,但觉得没必要,不想麻烦他们。

又想到Wyman演唱会最后说的几句话,说他天生不是那种笑一笑或卖个萌就能得到别人赞赏的小孩子,得到的每份爱都是自己赚来的。我也有时这样感觉,是不是小时候爸爸太凶了啊。

……算了。

还是工作。我经常被困在对自己的定位上,比如说,我该不该着急点,至少表现出来吧,可是我确实内心非常焦虑了呀。昨天还看到说职场巨婴的文章,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巨婴潜质,但想想没有吧,我还不太乐意跟同事们一起吃饭呢其实。因为我自己吃多慢都可以,但是一想到周围五六个人都在等我吃完的场景,就十分…怎么说呢,尴尬?找不到好的形容词了。

科室里同事或者前辈的微信很多都没加,因为一开始实在太乱了,也想到可能会有关系洁癖的人,加完没聊过的也不少,这样省的以后还得再删了。其实是想这样会让他们觉得我不懂事吗?新人不主动加好友聊天,真是太没有礼貌了,也会有吧。但是想到说”We are colleagues,not friends”,也就释然了。这就是工作。

我还在学习工作中的技能,努力辨别和学生时代思维上的差异。前几天要小强哥帮忙搬一个东西,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没有时间,我觉得没啥,他可能心里倒过意不去了,我知道都有自己工作要做,不帮是应该的,事实上我太理解他了。而对于他嘲笑我板子画得烂这件事,虽然我有点不忿,但很清楚问题在自己,就也没法辩驳了。

对自己能力很感到怀疑,要努力。当然看到那些牛逼的人们,有时候会觉得很羡慕,但看看自己这副狗模样,又觉得得到的其实不少了。

要学着多说点话。

这周没别的了,下周等我好消息吧!

1111

想认真写点啥,就是写不出来。每天心里思考的如果零零散散凑起来怎么也得个几千字吧,但是一旦屁股坐到椅子上,手脑并用的时候,就什么都忘了。

工作。记下来的是,这是一份能够产生成就感的职业,当然这么说就有点不负责任,什么行当不让人产生成就感呢,除非你所从事的是不喜欢的吧。就拿编程来说,我觉得,很多人其实并不真的是那么喜欢,碰巧这是个需要程序员的时代,又可以不那么困难就拿到比较高的薪水,也算是个交代,所以他们顺理并心安理得的选择当一个程序员。可是我觉得,虽然这么想很偏激,如果不是对技术痴迷的话,所做的不过是重复劳动而已。如果我做的你也能做,如果我能够这么轻易就被取代的话,我存在的意义在哪里呢?至少不应该是给数据库增加几行重复的代码这样吧。

有点扯远了。其实我也是一直不能够准确的定义自己,我不知道做硬件这是不是个在我经过深思熟虑后仍然坚定的选择,就目前我所处的焦虑状态来说,如果做的是软件想必痛苦程度有增无减。当然也跟我的水平有关,也跟我的性格有关,每天要提醒自己几句不要太玻璃心太敏感,大家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不要太在意别人说的话做的事是不是有意针对自己,即使是这样,已经这样了,恐怕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所以怎样都是只能先接受。就,根本来说的话,还是我太弱鸡了。

好像是因为很长时间都没有认真对待过「学习」这件事吧。不知道是性格影响了心理,还是心理上的不作为导致了性格的古怪。我还是每个周末坚持背着相机出去,有时在学院里面走,或者在大小商店门前驻足观望,总觉得,总会以为我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一样,有些真是很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真好。真实生活里我很怕那些活得非常阳光非常正能量的人,因为见识过自己的阴暗面,其实觉得可怜,我也可怜吧。

今天是双十一,哦,我才发觉其实我很少想起几年前这之后发生的事了。我尽力说服自己没有在进行自我欺骗,事实上如果归结起来也还是自己太过敏感,现在还是这副德行,和不爱搭理人的臭脾气。我很少对人产生什么好感了,但挺喜欢当初一起实习的“小平同志”,我还是那句话,真诚是最重要的。我喜欢他的真诚。

我给家里买了鞋,近几年来开始给他们在网上购置东西以来,几乎全部都是鞋子。想起前几年疯狂买东西的时候,当初心里也知道赚钱不容易,但是总归没自己完整拿过多少钱,张张嘴就可以得到生活费的时间里,虽说偶尔也会愧疚,但这愧疚是很廉价的,花钱的快感很容易麻痹自己。真正的完整拿一份工资后,觉得这点钱够做什么呢,欲望是很可怕的,今天还在想,现代人被媒体被网络吊起的胃口何其大,我们以为我们喜欢的是风格,以为有自己的品味,以为我们特立独行,其实这个风格早被定义好了,这个品味也足够庸俗。就像那些年轻人的穿着,乍一看都很好,但都很无聊。

我越来越像个神神叨叨的老年人。今天饭否关注了一个已经大概有六十岁的奶奶辈的人,很爱看她发动态,非常温和,觉得这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该有的样子,足够理解足够宽容。

工作上烦恼居多,人际关系一如既往差劲,自以为的。既然认定了这条路,就该先硬着头皮走下去看看,不要抱怨不要犹豫。爸爸妈妈,我是个努力工作的年轻人,没有时间谈女朋友,你们可以理解吧。

(嘻嘻,上面最后一句其实是借口)。

这之间由肖斯塔科维奇换到勃拉姆斯了,还是勃拉姆斯适合写东西的时候听。

今日早睡。

Week.

周末。

上午照例背着相机,骑自行车在周围的马路上晃。在一片高楼间有一大块地正待开发,零星的几个挖掘机在吭哧吭哧的工作着,土路上坐了好几个晒太阳聊天解闷的奶奶,周围全是翻过的土地,像极了贾樟柯电影中惯常的景象。这是个在新闻报道里全力发展的城市,像所有无聊的记者都会讲的那样,拔地而起的钢筋水泥丛林。我有那么几个瞬间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感到十分疏离和漠然,或说冷血罢。

已经很难做到随意感动了,与身旁所有打交道的人都尽力保持着距离,也不知道是学聪明了还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同事有点变化,但还是偶尔觉得不舒服,或者不是我们几个人的问题,本来就有天生不合拍的人吧。我仍然觉得自己保留了学生时代的一些观念,难以解释清楚,但又觉得似乎工作和学习之间也没有明显的界限,除了与人交往还是让我倍感压力外,我没有很好的能让自己坚持学习的动力。

在空闲的时间看手机kindle渐渐成了我的消遣,每天要蹲几次厕所,偷闲玩手机或者看书,其实也像任务一样,因为周末就什么都不想做了。这个城市让我感到乏味,或许未来的几十年我都将如此度过,不敢想象。在文化宫那走着,一位父亲和女儿坐在路旁石阶上吃东西。看一些打扮时尚入流的男女生们感到非常痛苦,潮流或者是个伪概念。我不知道。与主任的关系好像很微妙,有时候很怕他问我些答不上来的问题,我知道自己不行了,那种紧张局促真是让人难受。的确很讨厌这种氛围,我要努力先把自己武装好。

在宿舍熬到五点多,出门把胶卷寄出,然后买了热菜和油饼吃,现已饱腹。

草,我写的真烂!

What‘s wrong with U?

曾一起打球的朋友们今晚聚餐,拉我去。我工作还没完成,想到过去大概会玩的扫兴,也算是不想碰这样场面的借口吧,推脱说加班,其实是真的。但我之前答应队长要过去的,这就食言了。真正的原因是,我感觉自己一直扮演了若有若无的角色,其实我也才打了一场而已,后面回科室后,我也是这脾气,像是完全隔断了一样,没有在群里说过话。自认没什么存在感,大概聚一起也插不上什么话,离场总好过尴尬吧。

近期对自己跟人打交道的方式方法很是感到折磨,不知道做得对不对,也知道总会有人不乐意,但虽然骨子里想让所有人都认可,实际却什么也做不了,笨手笨脚的。

然后因为工作,我觉得我完全脱节了,跟这个世界。

先不说了。

国庆

今日假期最后一天,然而不是我的。

高中和大学都在做周年庆祝活动,而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工作的间隙刷朋友圈看看他们拍的照片。总的来说,刷朋友圈是个比较痛苦的事情,我已经很难做到理性看待发生的一切了,因为自己的堕落所造成如今的自己,好像大家都在努力的往前赶着,我却只能在原地徘徊,又害怕被人看到这样狼狈的自己,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在前辈电脑上看到关于公司不好的文件,又焦虑的是,我果然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吗?或者我以后的人生要完完全全被这个错误决定了,也未可知。

还是偶尔想到这些那些,工作不太顺心自己也没有头绪,反正烦躁,焦虑也容易趁这个空当溜进来掺和一下,我拿他无可奈何了。我想自己真的是什么都不会呀,还没能接受自己普普通通的事实呢,凡事要比较一下的话,其实不能忍受的是比别人更普通一点,这样简直没完没了了。像安慰自己什么都是最好的安排这种话,说多了也不太靠谱了,哪种自我催眠有长久疗效呢,还不是最后都麻木了,但我还要挣扎一下嘛。

还是心态没有摆正吧。自己做不好还想着什么好事情,这世界本来就不是这样转的,你还没明白,难怪这么多年没能走出来了,你看,你要静下心来,想想事情是怎么发生的,然后再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好吧。

 

 

20180929

中秋那会儿想写来着,应该是出去吃饭了吧,回来连当初为什么要打开都忘掉了。

有时候看到你的那些字,觉得自己很混蛋,善恶有报总是这样。我那天早上在填表格,一部分脑袋在想别的事情,突然就一身冷汗,难道真的就这样了吗?总觉得和你的故事还没完似的,但我又挽回过什么呢?

安溥真是太好了,其实我现在很少听她的歌了,但是偶尔点到还是觉得好感动。对自己有时候实在不抱什么希望,又软弱又敏感,做什么都像做错一样,太蠢啦。但是因为这些珍贵的时刻让我隐隐觉得活着是一件值得的事情,即使我们要经历那么多不幸啊挫折啊伤心难过啊,听喜欢的音乐,拍喜欢的照片,跟好朋友聊天见面吃饭,即使只有这样片刻的欢愉,也值得啊。

和同事的关系不好不坏,很难猜透师傅的心思,干脆有时候躲起来,办法是很差劲了,要看看怎么好好处理一下。工作并不顺利,其实早该想到的,要怪公司也不是不可以,但我还是想着自己可以做到,我有时候真的会盲目自信… …

想着鲁迅说“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还有太多要学习的啦!

Dress-up

周末,每周仅有的一天休息日。我又这样无端浪费掉了,可能是我对这件事还不够习惯所以特地要拿出来说一番,其实有什么奇怪的呢?大家不都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里走到尽头的吗?我又何尝不是这样。

本来约好下午四点到哪买衣服,我晚了十分钟发送消息,等到接近半个小时后才收到回复,心下想拉黑的心都有了。对于等待越来越感到不耐烦,尽管我自认在各种事情上还是个比较能“忍”的人,但每每碰到,却又还如同遭到奇耻大辱一样做出格的反应,倒像是自己太过小气了,觉得这样的我很不酷。

我就自己在大商场里逛,像过去一样,尽管地点相隔了这么远,心境却几乎没发生变化。深刻的觉得,这是个同质化的时代,这是个没有个性的时代,我看那些衣服,穿着的人大同小异,可是谁在乎衣服下面的“人”呢,不过年轻也没什么可以指责的,想到自己我就又哑口无言了。旁观者清,我不就是自己看到的那群人中的那个傻逼么。

“长大”的阵痛开始袭击我了,我感觉到。从前的遭遇,基因里埋下的种子开始成长。前些时候看到网络上有人问“现阶段自己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当下强烈感受到这点,极度敏感,仅仅后面这两个字就够我消化好多年。当然常常想到是不是自己小题大做了,但是又认真的觉得改变太难太难,就像尽管我不愿承认,但是我骨子里仍然是个爱占便宜的人,这令我痛苦,但我真的不想这样呀。

每次走在人群中我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那么多人,这个世界有这么多人啊,好像少我一个根本不会产生影响,我存在又是为什么呢?你穿漂亮衣服说聪明话,也有人穿着漂亮衣服说着聪明话,还有更多人像你一样,这个世界有这么多相似的人,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萨特说的是“存在先于本质”,存在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活着没有什么目的可言,我只是恰巧来到了这里,“活着”本身就是目的吧。

我为什么还要坚持活下去呢?

经常觉得我自己不够纯粹,想做这个想做那个,到头来什么也做不成,落得一身笑话。对待朋友有时也不够真诚,还自以为是,我好差劲呀。回到上面那个问题,我为什么活着呢?因为“爱”,喜欢加缪也是因为这个吧,无论是对这个世界的还是对人的,虽然下面的话听起来很俗很俗,好像都被讲烂了,但是“有爱就有希望”。

劣迹斑斑才是人生的常态,谁又不是呢?